距博览会开幕
还有
展会知识 当前位置:首页 »展会知识
十日谈|沈嘉禄:坚果的香甜
时间:2022-11-17 

编者按:欧阳修在《秋声赋》中将秋声分为自然之声和人造之声。秋天的声音,是对生命深沉的体悟,给人带来勇气和智慧。在秋声中体悟到生命的真义,从秋声的思索转向对人世的思索。今起请看一组《新“秋声赋”》。

孔夫子提倡“不时不食”,在江南民间便形成了“春吃芽,夏吃叶,秋吃果,冬吃根”的食俗。有个医生朋友告诉我:古人还强调天人感应。人的年龄与季节是对应的,少年好动,青年易怒,中年趋稳,老年沉静。那么在向晚时分,趁牙口尚好,不妨多吃点秋果,它是自然界的能量块。

梨、橘、柚、柿、枣、苹果、无花果……都是秋果。秋果中的坚果处在金字塔顶层,比如花生、松子、榛子、腰果、核桃、杏仁、榄仁、巴丹木、碧根果等等,内含丰富的不饱和脂肪酸、蛋白质、矿物质、维生素,还有微量元素,有助于改善心脏功能、增强免疫力、降低胆固醇。对这种老生常谈,我总是呵呵,不过“水八仙”里的老菱、莲子、鸡头米,我愿意将它们归作坚果,每年秋天来一场约会。老菱煮熟后一咬两半,再分别将两瓣白肉咬出来,粉答答甜津津,一直吃到撑。小时候,秋风乍起,街角的南货店就要卖酥角菱,一口大铁锅可烧五六十斤,锅子上盖一方棉被,露出一角让白茫茫的热气袅袅逸出。卖酥角菱是低调的,不过老师傅会起叫另一种声音:“开刀莱阳梨!”

彼时物流水平低,莱阳梨从山东一路颠簸而来,免不了磕磕碰碰,受伤后就会溃烂,师傅用小刀动手术,成了“开刀莱阳梨”,半价待沽。买莱阳梨的人顺便再称一斤酥角菱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秋至深,弄堂里来了炒白果:“现炒糯米热白果,香是香来糯又糯,一分洋钿买两颗,颗颗白果鹅蛋大!”一颗白果有鹅蛋那般大,太夸张了吧,不过没人对市声散布的“虚假信息”较真,否则就不好玩了。

小贩在过街楼下卸了担子,用一口直径一尺多的小铜炉炒白果,边炒边吆喝,铜铲与铜锅磕碰的清脆声音将小孩子吸引到他身边,在白果惊天动地的爆裂声中,香气便轰轰烈烈地散开。大人架不住小孩的纠缠,也会买一把杀杀馋虫。有一次我偷偷吃了三十多颗,被妈妈发现后一顿骂:白果顶多吃七颗,多吃会中毒。我死定了吗?一边哭一边狂喝白开水,一觉睡起,赛过重生。

至今还喜欢吃白果,抓一把装在牛皮纸信封里,微波炉里叮一下,噼里啪啦一阵乱响,白果开口笑我的馋劲。白果不甜,以碧玉般的果肉和韧纠纠的口感被人喜爱。吃日本料理,我喜欢先来一碟盐烤白果。

动静更大的是糖炒栗子。水果店门前架起一口大铁锅,一条面孔乌黑的精壮大汉边炒边卖,栗子与砂子不分你我,在炼狱里翻滚,淡淡青烟与甜香气息飘至很远。汪曾祺先生在文章里说“昆明的糖炒栗子天下第一”,我不服;汪老还说他亲眼看见师傅往锅里加糖水,我请教过一位行家里手,他说加的应该是兑水的麦芽糖,那是为了增亮。早些年媒体报道有人加蜡烛油,这也太不讲武德了。

糖炒栗子的师傅在兴头上也会吆喝几声:“糖炒栗子良乡来,又甜又大味道崭!”良乡栗子是栗子界的爱马仕。凯司令的栗子蛋糕是我的最爱,栗子鸡、栗子肉,最先被灭掉的是栗子。

栗子是坚果吗?是的。栗子、核桃、白果等等,大凡柔软的心都要有一个坚硬的外壳。栗子外壳有一层骇人的刺,所以人称“毛栗子”,需要脚踩或木棍敲打才能助它“脱颖而出”。白果的外壳需要开水煮或自然腐烂后才能去除。我家附近有一棵两百年的银杏树,深秋季节人们不敢在下面走,有风吹来,果实雨点般往下掉,砸在头上不仅痛,而且有一股腐臭。我看着满地被踩烂的白果,心生痛惜。

坚果的香甜,都从历练中来。(沈嘉禄)

注明:本文章来源于互联网,如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! WICEE 2024国际工程机械展 官方网站-中国西部成都国际工程机械展览会

版权所有:上海企升展览有限公司 沪ICP备2022033931号